当前位置: 骂人的话 - 故事大全

熊娘嘎婆的故事

来源:网络 人气:19920

这是一个在大湘西地区流传了上千年男女老少人人皆知个个爱听的民间故事,它讲的是一个机警勇敢的小姑娘与妖怪“熊娘”斗智斗勇的故事。如今,在凤凰各乡下仍广为流传,最受少年儿童的喜爱。
   
    往还(好久好久以前)呀,我们湘西到处是茂树密林,鸟语花香,动物极多。有不少动物在深山修炼成精。在麻阳这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光熊就有三种:狗熊、人熊和猫熊,其中,人熊只要经五百年的修炼就能变成人样,专骗伢崽家,骗到手再呷掉。很多人都想除掉熊娘,可是牠又太凶火了,哪个也冒有办法。
    有一天,麻阳西晃山脚下有两个漂亮的妹崽去行嘎婆(就是外婆)。走到半路上,熊娘跳出来,拦住姐妹俩就问:“妹崽,妹崽,你们到哪里去?”大妹回答道:“到嘎婆屋里去。”熊娘说:“我就是你嘎婆。”幺妹说:“你冒是,我嘎婆面坡上有颗痣。”熊娘反手摸了颗羊豆屎粘在脸上说:“我面上有颗痣。”“你冒是,我嘎婆后脑壳上有个大髻子。”熊娘顺手抓了坨牛屎住脑壳一粘:“我有个大髻子"。

身大(tāi)妹觉得奇怪了,但一个人又不好跑,因为还有幺妹,跑冒快,只好等机会再跑。

于是,两姐妹点点头,跟着熊娘,在一深山老林里进了“嘎婆”屋。

做夜饭前,熊娘杀了只大公鸡来迷惑两姐妹。

呷夜饭时,熊娘在屋前放个簸箕,对姐妹俩讲:“你俩哪个跳过了簸箕,就呷鸡大腿,夜咯和嘎婆睏一头,我还有好多好多好呷的东西呢。跳不过就睏嘎婆脚那一头,好呷的东西一点都冒分。”

身大(tāi)妹假装跳不过。

幺妹贪吃,使劲“嘭”地一下就跳过了,得呷了鸡大腿, 夜咯与熊娘嘎婆睡了同一头。

到了半夜,身大(tāi)妹睡醒来,猛然,她觉得脚底那头有点湿,就问熊娘:“嘎婆嘎婆,你那头为哪样有点湿?”熊娘说:“幺妹拉的尿。”其实熊娘这时刚刚才掐死了幺妹,是幺妹的血流湿了床那头。
     过了一会,身大(tāi)妹听到熊娘在呷东西,又问:“嘎婆嘎婆,你呷哪样?”

“在呷骨崽。”熊娘说。 “把我分点了?”“冒分。” “分点、分点……” “冒分,冒分……” “分点点子了!”身大(tāi)妹想知道个究竟,不停地烦熊娘嘎婆。
     “好!分你点子。” 熊娘烦得要死。
      熊娘送过来一点点东西,身大(tāi)妹一摸是个小手指崽,冒好了,幺妹被熊娘呷了!身大(tāi)妹怕了起来,就想主意:“嘎婆嘎婆,我要到茅屎屙尿。” “茅屎有茅鬼,”熊娘讲。

“到灶房屙。” “灶王菩萨要捉怪。” “到堂屋屙。” “堂屋家仙要骂人。”
    “那到楼上去屙。” 熊娘心想,“你总要下来,冒怕你跑掉。”就讲:“你去吧。”
    身大(tāi)妹在楼上好久冒见下来。原来她正在找个地方,找绳子准备逃跑。
    熊娘起身点灯去找,灯一点燃,就被楼上大妹屙的尿滴灭了。又点,又滴灭了。

熊娘冒晓得是大妹屙的尿,就自言自语地讲:

“老鼠精,老鼠精,你莫打灭我的灯,找到身大(tāi)妹我们两个一起分。”

身大(tāi)妹一听就赶紧使劲住外一跳,跑了。

跑来跑去跑累了,就迷里迷糊的爬到井边一蔸大乌桕树上躲了起来睡着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熊娘为了追身大(tāi)妹,找了一夜,都冒找到,头发走的稀乱稀乱的,正到井里洗个脸。突然看到井里有个人影,抬头朝上一看,原来是身大(tāi)妹躲在树上。

冒等熊娘开口,身大(tāi)妹急忙喊:“嘎婆嘎婆,这里好凉快,您老上来我帮您老梳头发。”熊娘爬上去让身大(tāi)妹核梳头。身大(tāi)妹给熊娘一边梳,心里一边念:“梳支崽,绑支崽!梳支崽!绑支崽!一绑绑上12个髻子崽崽!”

身大(tāi)妹把熊娘嘎婆的头发一支支地都绑在树枝上,绑好后,身大(tāi)妹故意把梳子住树下一丢,说:“嘎婆嘎婆,梳子打落了。”熊娘说:“我去捡。”身大(tāi)妹就讲:“让我去捡,我手脚快点,再上来给你梳。”讲完,身大(tāi)妹“嘭”地一声就跳了下去,头都冒回的赶忙跑了。熊娘嘎婆在树上见身大(tāi)妹跑了,也急忙住下跳。只听“哎哟”一声,熊娘满脑壳头发都挣脱了,挂在了树上,头发全扯脱了,脑壳上尽是血。痛得她哇哩哇啦地满地打滚。过个好久,熊娘血流满面爬起来又拼命去追身大(tāi)妹.跑了九坳三弯,碰到一个卖锅子的,熊娘就问:“锅了客、锅子客,我脑壳痛得很,你有药吗?”“冒有。”“冒有我呷了你!”锅子客仔细一看,这不是熊娘嘎婆吗?“我有我有,你拿这口锅子烧红起往脑壳上一戴,跟到就好了。”锅子客还帮熊娘捡些干柴,然后走了。熊娘把锅子一烧红,就往脑壳上戴,痛得她乌哩哇啦地尖叫起来。  
    熊娘还想呷身大(tāi)妹,只好再拼命住前追,碰到个卖盐的,熊娘问:“盐客盐客,我脑壳痛,你有药吗?”“冒有。”“冒有我呷了你!”“我有我有,你拿三斤盐朝脑壳上一摸就好了。”卖盐的给了她三斤盐就走了。熊娘将盐朝脑壳上乱涂,又痛得她哇哩哇啦地叫。叫了一阵,熊娘嘎婆忍着痛又继继续续地去追身大(tāi)妹。

路上,碰到个卖炮仗的,熊娘问:“炮仗客炮仗客,我脑壳痛得很,你有药吗?”“ 冒有。”“冒有我呷了你!”“我有我有,你拿这身大(tāi)炮仗往口里、鼻子里、耳朵里各塞起一个,再把后脑壳也绑几颗,等下子一齐点燃,一下子你脑壳就冒痛了。”等炮仗客一走,熊娘就把大炮一齐点燃,“轰”的一声,熊娘当场就被炸死了,变成了一推灰土。
    半个月后,身大(tāi)妹扯猪草来到熊娘炸死的地方,这时成了灰的熊娘变成了一把猪草,还冒恢复元气,身大(tāi)妹见一蔸猪草又嫩又肥,就扯回了家。

夜咯,身大(tāi)妹一边剁猪草,一边把切细的猪草放在锅里煮。一会儿,听见有个声音从冒剁的猪草堆里传来:“剁,剁,剁你妈个鬼;炆,炆,炆你妈的魂!(炆就是煮的意思)……

“出鬼了!” 身大(tāi)妹心想,忙把猪草全倒到屋后沟坑里的一棵大树下。

20多天后,天刚麻麻亮,身大(tāi)妹来到屋后扯猪草,看见大树下有个身小(niāng)伢崽家在哭,讲他妈妈冒要她了,求身大(tāi)妹收留她,身大(tāi)妹就把他抱回家,送他呷了好多好呷的东西。 
    这个伢崽家到身大(tāi)妹屋后,只要身大(tāi)妹冒在屋,就变成熊,呷猪、呷鸡、呷鸭、呷鹅,原来这伢崽家又是熊娘变的,只是牠的魔力还冒恢复全。身大(tāi)妹晓得又上当了。
    一天,她跟妈妈想了一个办法,于是对伢崽家讲:“明天我和你一起跟妈妈赶场去,我给你买牛肉、羊肉呷好吗?”“好啊,好啊……”熊娘高兴得跳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身大(tāi)妹把伢崽家带去赶场,把牠引到一个烧砖瓦的窑现,装着看烧砖瓦,乘伢崽家冒注意,用事先和妈妈准备好的木棒叉子,把这个伢崽家叉进熊熊燃烧的瓦窑里。熊娘临死之前在窑里骂道:“你心狠,你心毒,二回在田里我变蚂蟥喝你血。在岸上我变成蚊子呷你肉!” 从此,湘西地区就出现了好多嗜血的蚂蟥和狠毒的蚊子

    最新评分
    姚蔡奂09:00:333分蒋惘凵18:45:312分姚昏艩22:55:313分毕崤兔18:45:512分童果外10:45:473分
    鲁蔸反03:43:593分董昱谓04:48:082分贺涌幼09:00:133分邱说琪03:49:493分汪鼍纵11:15:243分
    瞿迩盆07:45:153分苏沃悝01:54:472分危耸铷16:48:413分任插茎18:02:513分万别聆06:32:443分
    吴肓荣05:24:593分苗拙鲣01:08:413分万敲啼08:19:113分唐钰呸21:10:233分胡炭胴21:26:352分
    何汁罅19:37:253分么粉蔌23:57:512分马嫩嗫18:53:313分尹麴讥11:40:063分鲁俭绾16:03:063分
    杨橛盃20:59:113分董泽脾23:43:113分房圻逞21:13:353分石赚状03:55:053分单举恢22:41:033分
    我要评分
    评分: 好评[3分] 中立[2分] 差评[1分] 您的姓名:

    Copyright © ma4r.com 200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