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骂人的话 - 故事大全

父亲讲的鬼故事

来源:网络 人气:9437
  我的家乡寿县是个古老的县城,有着四面围着的高高的城墙,城墙外围绕着淮河的支流,也就是我们县城的护城河。我小的时候县城里普通居民家里都没有自来水,每天喝的自来水要去自来水公司定点的地方去买,一毛钱两桶还是一分钱两桶我不记得了。除了井水洗衣服外,相当的一部分人有时间就会挑着衣服去护城河洗衣服。去护城河洗衣服其实很好玩,有很多的乐趣。一般都去南城,南城的河水相对比较干净,人流也很多,热闹点。
  
  南城的护城在大桥下,高高的石壁下快到水面,突出来一块很平整的石条,很多人就从石壁边的水泥台阶下去,然后站在河堤那块石条上洗衣服。遇到梅雨季节石条被淹,就没人去那里洗衣服了。
  
  那天爸爸带着妈妈骑着车去护城河,看见大桥上挤了好多人,一般这样的情况下,依爸爸的个性一定会挤进去看明白。原来一个女性投河自杀了。远远的可以看见她的身影在石条附近一起一浮。
  
  父亲不识水性,到现在依旧不会。他一见这样就急了,偏偏要去打捞人。无论他怎样叫身边围观的人赶紧去救人,都没有人响应。他气急败坏的大声斥责着围观的人中间夹杂着极其粗鲁的语言,一边一路小跑到大桥下的石壁,顺着台阶走到石条上。母亲很担心父亲,但是知道他的脾气是不可能听的。于是就拎着木桶和木桶里的脏衣服也紧跟着他下去了。石条上已经站了很多看热闹的人,大家都不肯让他再挤上去,恐怕被挤掉到水里去。但是他还是挤上了石条上。大概距离石条5,6米处就看见那个女的头在水面上飘着,一起一浮,手乱抓,也有人伸过竹竿,她也抓不住。没有人敢下水救人,生怕一不小心自己也被她抓住。
  
  父亲就把床单还是蚊帐什么的撕成一条条的一头让绑在他身上,妈妈和另一个阿姨,就紧紧拽着床单的另一头,然后他抱着木桶就跳下河去。现在想起来他的勇气真的可嘉。看爸爸在河里好几次都差不多够着了那女的了,就是抓不住对方的手。伸竹竿过去,对方已经不接了,没多久那女的就沉下去了。爸爸不会潜下水,只好上来了。
  
  父亲上来的时候对妈妈说那女的看起来很象他同事的妹妹。寿县城是个非常小的县城,几乎家家户户都差不多认识或有关联。他说的那个同事的妹妹,我的母亲也认识,经常看见。父亲一上岸就赶紧去了他的同事家,告诉他的同事,好象她妹妹跳河了。结果他的同事和他同事的母亲对他连推带骂的把他哄出了门,说他居心叵测诅咒他家大闺女。
  
  几天后,尸体浮出水面,然后被人打捞起来,果然是他同事那个还没结婚的妹妹,据法医说那女的已经怀孕了。后来该女子出殡父亲不知道也没有去送。
  
  这件事情过了大约半年,入冬了。有一天他和妈妈晚上从某个朋友家回来,已经很晚了,经过寿县的“一人巷”。“一人巷”,我小的时候听奶奶一辈的人说,过去的人都喜欢按照谐音叫它阴森巷。主要是巷子又长又窄,好象只可以通过一个人的样子,(其实也没那么窄。)并且没有什么灯,晚上一个人行走是有点阴森。寿县人如果有人去世一般都是葬在北山,而“一人巷”是去北山不多的一条路,也是出殡人比较爱选择的一条路。时间长了,老人扪就叫它“阴森巷”。关于阴森巷的传说父亲和母亲小的时候就听说很多。到我们这辈就少了。
  
  话说父亲和母亲走着走着就看到前面有个摊子在卖元宵,热腾腾的元宵,冒着热气。我的父亲一辈子喜吃甜食,尤其是又甜又糯的食品。比如:元宵,麻团(海南叫尖堆)白糖粽子等等。尤其是冬天的时候,父亲几乎是每顿要吃饺子和元宵。我们寿县冬天的街头或者是巷里都会有人卖消夜,或者是馄饨或者是元宵,或者是面条,或者是粉丝汤等。
  
  那晚父亲一看到元宵就走不动了,想吃一碗。母亲就说:哎,一人巷这个地方这么窄怎么会有人摆摊子卖元宵啊。一看别说摊子上还真坐着一个女顾客,穿着白底红花的裙子低头吃着元宵,一口一口的吃着。
  
  说话间,父亲就带着母亲坐下来了,母亲食量向来很小,并且从不爱吃甜食,于是父亲就要了一碗元宵。父亲低头等着那个老头煮元宵,母亲没事就在一边打量着那个女顾客。看着看着就忽然毛骨悚然,拉着父亲话哆嗦到话都说不出来了。
  
  父亲仔细一看也毛了。大冬天的,父亲和母亲里三层外三层穿着很厚的衣服,那女的就穿一身连衣裙,还穿着凉鞋。那个女的一直头也不抬的吃元宵,头发披着,梳的很整齐,嘴巴里大口大口的吃着,在仔细一看顺着她的下巴就看见一只一只元宵完整的一个接一个的从边上往下掉着。地下已经掉了好多个了。
  
  爸爸一看也很恐慌,但是他胆子很大,就大声咳嗽了一声然后破口大骂:什么东西!老子弄死你!敢来吓老子等等云云。就看见那女的抬头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忽然一笑。顿时我母亲就软了。那女的长的和那个死去的同事妹妹一模一样,只不过脸还涨的泡泡的,白白的。
  
  我父亲直接就过去端了锅里煮元宵的开水对着那女的兜头就泼了过去,嘴巴里还说:他妈的,给我滚开。那女的,竟然没事似的,说:#大哥,你不记得我了?我小的时候还和你练过武术。
  
  我母亲赶紧就拉住我的父亲对她说:那你来干什么?她说:没什么,告诉我妈,我的肚子是##搞大的,他不要我了。我冤的很,给我报仇。说完,她就站起来走了,趿拉趿拉的走着,凉鞋在夜晚安静的巷子里发出很有节奏的声音。(谁说鬼走路没声音的?)
  
  那个卖元宵的老头一头雾水说:哎,她没给钱就走了?我父亲就帮她给了。然后带着我的母亲回家了。第二天去了同事家,说了晚上的经过和那女子说过的话。她母亲说她死的时候她就给她穿的是白底红花的连衣裙。后来女子的母亲起诉##但是没有证据,最后也不了了之了。再后来##结婚生了一个儿子5岁得了白血病,再生一个儿子得了急病也死了,很多人都说是报应。他不信邪,找了专家来看,说是房间里的有毒物质超标什么的,后来他离婚离开了寿县。
  
  这两个鬼故事是我从小就听父母一直说到我长大,在我的心里扎下了很深的鬼根,让我小的时候就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但是年纪越大,我越不相信这些鬼故事,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曾经也很离奇的经过一些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经历。
    最新评分
    潘喹铽13:14:133分元畦劲12:11:112分曹鹿杪14:14:061分昂庐厍04:47:273分申潺苣05:13:133分
    曹员聘03:35:463分韩鹛糟15:09:093分邵预晨02:03:513分黎亠耔04:41:233分胡汲衅12:35:353分
    释酯栈00:10:013分冯狷奉19:29:142分月镞郭23:53:433分武腻林18:24:043分龚渚皮08:20:153分
    聂额钩12:06:533分宋珐婆05:18:013分申貅是04:44:183分蒋鲁鹂09:42:212分容骂咤19:31:212分
    潘朊酚12:08:373分禹荛猓02:51:553分姜挛掺06:59:393分毛螓酸13:47:173分赫尤戕12:38:273分
    葛蚩紧09:33:431分许拧屑16:08:053分舒瑰辕01:17:513分顾近阅02:58:593分胡峁庭15:07:081分
    我要评分
    评分: 好评[3分] 中立[2分] 差评[1分] 您的姓名:

    Copyright © ma4r.com 200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