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骂人的话 - 故事大全

TFO组悬疑破案——第一案例(四)

来源:网络 人气:12596

“Madam,我已经把与本案有关的嫌疑人全部找来了。”我正在察看现场照的照片,想从里面找到一定的线索,一凡说尸体里有一种化学迷药,好像叫什么利多卡因的,药性非常强,行Sir的话把我拉回了现实。
  
  行Sir背后的凳子上坐着四个人,三男一女。“你说下,他们什么情况下。”
  
  “Madam,你看。”行Sir给了我一份资料,这三男一女全在里面,女的叫崔佳,三个男的分别是张超,佟岳,陈谦。“崔佳,是梁楠的闺中密友,在前段时间因为艾伟的事和梁楠闹翻,听别人说,好像是崔佳喜欢上了艾伟,所以我怀疑,这个案子也有可能是情杀案。”
  
  “嗯,有点道理,那他们三个呢?”
  
  “我们查到张超和佟岳两个人在死者死亡的那个时间段有人在死者家的附近游荡,而佟岳正好是梁氏集团的代理总经理,所以我就把他们两叫来了,而陈谦是梁氏董事长认定的准女婿,虽然没有杀人动机,但是,Madam原来说过,越没有杀人动机的人,越可能杀人!”行Sir的话让我把刚喝进去的Coffee全都喷了出来。回想,当初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是我抓到凶手,太兴奋了吧。
  
  “Madam,徐Sir叫你去验尸房,听说有新的线索。”Juju进来,优雅的放下一份资料,顺便性的给我说了句。
  
  “Madam张,一凡哥叫你去,就快点去咯,别让一凡哥等啦。”我还没有反映过来,就被妙妙推着出了办公室。汗…我无语了。
  
  “小艺,你看看这些缸。”一凡拿出一张照片。
  
  “没什么不同啊,和平常的缸一样。”我皱着眉头,一凡叫我来到底要干嘛呢?
  
  “没错,当我看到这些缸时,我也觉得没什么,你看这些缸的底部有这么多的黑色的东西,我开始一直以为是一些缸放久了就会成这样了,可是今天早上,我路过一个老人的门口,看到他很幸苦的在那挖东西,出于同情,我就帮他一起挖。”我白了他一眼,好奇就好奇呗,同什么情啊。
  
  “那老大爷挖出了一个缸,外面布满了黄色的泥土,老大爷说这是他们腌咸菜的缸,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他的缸外面是洗不掉的黄泥,而凶案现场的却是黑色的。”
  
  “两种不同的做法,可以弄出不同的东西,说不定凶案现场的缸不是来做腌菜的呢?”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一直在想老大爷说的话,终于我找出了不对的地方,老大爷说,‘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这么多年就是一定不止一两年,才弄出洗不掉的黄色,而且老大爷挖出来的缸是全部都有黄泥,现场的缸只有底部有黑色,而这种缸却是今年三月份出来的,怎么可能长时间的被用呢?我就叫验证科的人去验了一下,果然,和我们想的不一样,现场的缸底部是被熏出来的黑色,而在这黑东西里发现少量的烟蒂。”
  
  “你是说,凶手在凶案现场不小心的留下了烟蒂?”我的眉头越皱越深,“这虽然是个线索,只是烟蒂已经烧了,哪能再验DNA,线索不就从这断了。”
  
  “也不能这么说,至少我们知道了,凶手一次性买了这么多缸,只要查到是谁在这一断时间买了这么多缸,我想一定不会很难。而且可以说明这被烧的缸一定和凶手杀人的过程有关。”一凡默默我的头发。“小艺别灰心阿,这可不像我们的Madam张一向做风哦。”
  
  “嗯!”‘我…我是一个帅哥’“Sorry。”歉意的看了一眼一凡。“喂?哦,Sun。嗯我马上回去。”关上电话。
  
  “怎么?”
  
  “哦,Sun说我出来太久了,那些嫌疑人有点不耐烦了,你和我一起过去吧,有你在一起审他们,我也放心点。”没有等一凡说话,直接拉这一凡走。
  
  “你们现在说一下,你们昨天早上七点到九点之间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把他们叫到一起审是我一向的风格,虽然这种风格在警队是不允许的。
  
  “我昨。”“我们两。”他们一起在那里说,搞的我的头都大了。
  
  “Stop!Madam的意思是叫你们一个一个说,Ladyfirst(女士优先)你先说。”Juju打断了他们,当然我们TFO全体人员集体审犯人也是我们的一向作风。
  
  “Sir,我那天从晚上一直在家里睡觉,睡到中午才起床,”崔佳不屑的看了我们一眼。
  
  “崔女士,你睡觉怎么会睡到中午才起床呢?”Sun拿着笔,在一旁记着。
  
  “Sir,那天晚上,几个姐妹找我去Happy,我当然去咯,难道我还给他们说,明天有凶案,我今天在家里,明天早上去找时间证人吗?!阿Sir!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先见知名的!”崔佳再次白了我们一眼,语气含有很不客气的口吻,不愧是富二代!
  
  “崔小姐,您的口气可以放尊重点!听说,您和梁楠闹翻是因为她的男友艾伟,我很想知道,您和梁楠的男友是什么关系?”我笑着问,眼神中已经盛满了怒气,只等这一瞬间的爆发,锐利的眼神告诉她,别以为我不发火就代表我脾气好!
  
  “OK,Madam,我能说的都说了,我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崔佳拿出一根烟,点燃,吐了一口烟雾。
  
  “Sorry,警局不可以抽烟。”行Sir把她嘴里的烟拿掉。没想到一个女生都会抽烟。
  
  “你们呢,凶案发生的时候,有人说你们在凶案现场附近走动,是不是要给个说法呢?”
  
  “Madam,我和张超那时只不过是碰巧经过而已。”我白了他一眼,废话那么多,谁都不会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咯,说碰巧经过?切。。
  
  “佟先生,凶手永远都说自己是无辜的,请您配合我们,说说当时您是和张先生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要***者家附近呢?”一凡说出了我的心声。
  
  “Sir,我们两个只是去附近的酒吧喝酒而已啊,我们工作失意,难道连喝酒都不行吗?当时我们两个在酒吧和了一夜的酒,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查一下啊。就是梁董家附近的一家酒吧——夜吧。”
  
  “我说你没事找事啊,你家和梁董的家隔的这么远,你跑到那里去喝酒?”妙妙兰花指一指。
  
  “Madam!你要知道,我虽然和梁董的家很远,但是佟岳却是住在这附近啊。Madam,这总可以说明为什么了吗?”张超白了妙妙一眼,搞的妙妙当场就火了,Sun赶紧把妙妙拉出现场。
  
  “可是你也说了你工作失意,是不是梁董的一些行为让你不可忍受呢?然后你就起了杀机,而且就找张超来做不在场证人,对不对!”Juju拿过Sun的笔记。
  
  “Sir!你说话也要讲证据的,小心我告你们诽谤啊!”佟岳突然站了起来,冲着我们吼。
  
  “坐好!”一凡压住佟岳,等着他。
  
  他喘了口气,愤愤的坐下,瞪着Juju。“好了好了,一凡,你叫妙妙和Sun去他们说的那个酒吧。”
  
  “嗯,好的。”
  
  “那你呢?陈谦,你在昨天早上七点到九点之间在干什么?”我是没有想过这个男的会杀人,看了这个人的资料,好像是美国的留学生,我想一个外国思想的人,思想绝对不可能这么极端。
  
  “我七点到九点的时候在我家那边晨跑,我家是在犹优小区,你们可以去查一下,那里的炸油条的和卖菜的,都可以为我证明。

    最新评分
    贾艮膛16:29:083分吕翕鹄10:01:273分徐区懵11:08:513分戚酢膺22:05:311分叶蜩仇01:58:353分
    陆胍倥06:10:313分登渴净18:49:433分陈衣菸15:20:553分窦芬茯04:53:073分苏挽戕18:36:033分
    阎睾庑22:30:312分叶鹗盼06:34:193分闯迳叉19:17:073分连棒恸02:58:013分苏突盟02:55:063分
    巩谕债22:01:193分蔡合秧20:30:392分梁蟾褥10:00:033分瞿廖贳04:51:033分甘售疹07:03:273分
    毛知舶09:59:033分莘诞抠05:07:111分郑啡堍12:04:552分蒋膊烀09:49:413分汪啾绝01:12:452分
    郭盔磐20:01:133分鲁需戬20:29:132分苏田聒12:07:113分赵犏纥17:07:253分段羸妖11:39:123分
    我要评分
    评分: 好评[3分] 中立[2分] 差评[1分] 您的姓名:

    Copyright © ma4r.com 200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