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骂人的话 - 爱情故事

我的初恋

来源:网络 人气:9346

老爸决定送我上天主教私立小学,大概是因为听说去公立小学的东方孩子,常因为种族歧视而挨揍。

这里的同学果然很友善,他们排成一行,跟我握手。

“你叫什么名字?”一个同学问。

我怔了一下,不懂他说的话,四周所有的同学居然大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惊慌得愈加不知所措了,终于想起自己会的一句,低着头,小声说:“我不知道!”

一下子,全安静了。接着整个教室笑成一团。老师赶忙挥手,把笑声压下去。

“他叫‘轩刘(Shuan Liu)’。”老师拿着资料卡,念出我的名字。她的发音很怪,读成了“尚卢”。

从此,我就变成了“尚卢”。

其实没来美国之前,我已经会了英文的大小写,也学了几句基本的会话。

但是那天,我为什么连最简单的一句,也没听懂呢?我发觉,跟老爸、老妈学的英语好像不管用,因为美国孩子都不那么说。即使说,也不是那个调调。学英语,由过去最没道理的事,从上学的第一天起,变成我心里最重要的事。

我知道:如果我不学,我会孤独。

如果我不学,我会被欺负。

如果我不学,就像上学的第一天,即使别人不侮辱我,我也会有被侮辱的感觉。

对我的导师,一头蓬松白发、五十多岁的普兰蒂太太来说,我肯定是她教学生涯中的一大挑战。

她把一个小笔记本和一支铅笔交到我手上,看着我把黑板上她规定的功课,一个字、一个字地照抄下来。

我只是照抄,不懂字的意思,也不知道单字与单字需要间隔。

但是普兰蒂老师并不立刻纠正我,更从来没帮我抄过一个字。她只是不断点头:“很好!很好!”

我感谢她,她懂得教语文的道理———把我丢下去,让我自己挣扎。

挣扎中,学得最快。

源0自→MA4R,COM

我也感谢莉莉(Lily)。她是希腊人,有着一头深褐色的卷发和像日本卡通娃娃一样大大的、湖水般的眼睛。

我不记得我们是怎么“搭上线”的。

只记得每次,我都用一个耸耸肩,加上手势和几个支离破碎的单字开始“交谈”。

我们居然很来电。

我没有玫瑰花可以向她示好,但我很会折纸,每天都折几只鹤和船送给她。看她抽屉里有我的一大堆折纸,是我最大的快乐。

但是,有一天,我发现她居然把我折的一只鸟,送给另一个女生。

我很不高兴,整天不理她。

她急了,用很快的速度向我解释,快得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我扮了个鬼脸,在我贫乏的词汇里,想找一个恰当的字。我终于想到电视上,当人生气时,常说的一句话:“我恨你!(I hate you!)”

她突然呆住了,眼睛里涌出泪水,猛转身,冲出教室。

我没有向她道歉,直到看见她放学时,扔掉了所有的折纸,才意识到———我说错了话。

三年级结束的时候,我家搬到离市中心较远的湾边。

最后一天,老师代我发饼干给每个小朋友。然后,全班排成一列,跟我握手道别。

这时候,我已经叫得出每个人的名字,并说一大堆感性的“离别赠言”。

但是握到莉莉的手时,我沉默了,眼睛又转向地面,好像我上学的第一天一样。

多年后,我上了高中,有一个暑假,在圣若望大学修了几门课。

每次去学校,巴士都得经过“圣家小学”。每次,看到有褐色卷发的女孩上车,我的心都一惊,觉得那会是莉莉……

    最新评分
    岳沙侥08:21:212分任该碛15:26:393分邱肫嗑10:44:533分孝贝嫩08:27:112分蔡娆浜07:06:431分
    古砖鸯06:32:313分赵吻丝00:19:003分王撤饯06:37:003分富锩换02:45:333分汪郑翼17:54:233分
    蔚虻溢06:00:113分毛送巅14:46:313分期连蜗09:30:073分林槭鹨09:18:293分钟伸断13:04:383分
    葛羰唳03:19:231分甄怕脾23:05:113分鲁粢雒18:33:541分单锭稿15:18:091分周病全19:57:163分
    齐镡钏16:52:113分鳣迸祁01:25:352分丁酰捏17:14:073分沈鹂萜14:35:513分石赕酲04:58:063分
    岳向涔16:30:313分秦漤谒09:42:061分韩鞠熠09:32:513分庾辂槿13:51:593分梁苄药15:43:413分
    我要评分
    评分: 好评[3分] 中立[2分] 差评[1分] 您的姓名:

    Copyright © ma4r.com 200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