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骂人的话 - 爱情故事

大学的角落,没有我的爱情

来源:网络 人气:11870
  小学几年中,几乎是在玩中度过。对于读书,从未上过心。学校只是孩子的集中地,热闹、好玩。在打打闹闹中混过了5年,到了第六年开学。第一天班主任领来了一位新生——女生,一身城市打扮,扎个小马尾辫,橙黄毛线上衣,挂肩牛仔,圆圆的脸蛋笑容自信。大方的自我介绍:子撷,刚从城里转学过来跟姥姥过,最后还不忘高叫以市一中为目标。讲毕博得一片掌声,而我不屑一顾,但接下来就不能让我保持沉默了。班主任分配座位时竟安排要跟我坐,我说不行!全班就你那桌没人了,不坐那坐哪?听了老师命令的口吻,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下,也就结束了我多年来的单身生活。
  你好!我叫子撷,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我冷不防,但多年处事不惊的应变能力造就了我只短短几秒钟就冷静下来。茄子?怎么起这么难听的名子?不是茄子,是子撷!她笑着解释。我冷眼一瞟,继续翻我的搞笑版阿呆。
  不过她的学习成绩好,是不争的事实。从第一次考试就显现出来,与第二名相差了几十分。对于我的恶作剧,她都持宽容的态度,有时太过分了,她会对我说,有这么多的精力,为什么不用在学习上?要命的是,开学不久,老师就委任她为班长。以后再闹事,我就不客气了!这是她上任后对我的第一句话。向我示威?凭你,小样!但轻敌的结果,被她告发了不做值日,不参加集体劳动,害我被老师罚扫了一周的地,做了一周的义务劳动。我每天只能向上天祈祷,这日子怎么过?她为什么不转学回城去?但我心中的呐喊,在事实面前是那么苍白无力。
  此后,我不时的在学校当义工,垃圾堆成了我常光顾的地方。以至做清洁工的老头一见到我就笑容灿烂。在我辛勤的劳动下,学校到年末竟然被评为卫生先进集体,还发了奖金。我找老头要钱,他反而把我臭骂了一顿。我愤然不干了,下了岗的我每天上课时只能用睡觉来补充晚上做噩梦的睡眠不足。秋子,怎么还睡啊?快要升学考试了。一天我正在迷糊,被人一把推醒。你急个什么劲,我爱睡就睡,你管得着吗!再说现在是九年义务教育,老子考了零分也不会留级。在桌子上又迷糊起来。市一中是她的目标,是老爸老妈的一厢情愿,我是不会把别人的痛苦强加于自己的,乡中学是我的最爱,是理想的乐园。不过,想了一下,也不能考得太丢脸了,起码得及格吧。这样想着,在考前还有一个多月时,我从睡梦中清醒,像模像样的拿起了课本,当时子撷就被我的举动惊呆了。其实,我一直喜欢数学,外加我有那么一点点天分,平时多少也学了点,数学是不错的,语文差点,但作文倒写得不赖。
  苦斗了一月,开学了。结果理所当然,子撷以将近满分的成绩被市一中录取。班主任当时就痛哭流涕道:这么多年了,我们学校终于考上一个市一中!切,有什么了不起。倒是令我吃惊不小,老师大跌眼镜的是,我的数学竟然考了九十多分,语文也上了八十分,被市二中录取了。也惊得老爸当天就给我买了一只大猪蹄晚饭给我啃,在家里终于也傲了一回。
  报完到,注了册,老爸给我整理完宿舍床位,又千叮咛万嘱咐了一回终于走了。我顿时觉得天空一下那么蔚蓝——虽然当时下着雨,挨板子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心情如此之好,大雨挡不住,跑到游戏厅就一阵狂玩,城里好就好在到处都有游戏厅,一下子就找回了自我。
  上课第一天,我就在市二中一班的角落建立起了我的私人领地,多年以来这倒成了我的习惯。旁边的空位,美眉自然不敢就坐,而那个想打这位子的帅哥,只要往这一望,就立刻打消了不切实际的想法,因为只要有人往这一看,正挖耳屎的我马上拿出小水果刀,晃一下并用深情的微笑看着他。我可不想跟人共桌,那样不便于我的脚部保健。
  刚开学是不敢公然跟哥们儿周公游了,班头卷毛老周早晚必到,上课视察,但老毛病了,顶不了,不过很快就修炼了睁着眼也能睡的奇功,而看上去绝对是在认真听课的样子,也很像在对着黑板发呆。点名提问是不用担心的,城里的学生就是比农村学生可爱,问题一来,个个争得死去活来的。而老师往往对这样的好学生情有独钟,这时我又念到城里的好处来。
  一切好像要归于圆满时,仅仅过了一周的时间,我的田园生活就又被打破了。
  下面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班头面无表情)她是从市一中转学过来的子撷同学……噩梦?怎么现在还做噩梦……大家好,我叫子撷……她说了什么迷糊中的我听不见,但她自我介绍完毕我清楚地看见她对角落的我笑了一下,甚至班头还没有做出表示时,就径直提包走下来一屁股在我旁边坐下。我就知道你会给我留位子——她无不得意地说。(痛苦的)茄子,你不是在一中吗?怎么跑到这鬼地方来了?二中好啊,校长说了,来了二中什么学费啦、课本费啦、住宿费啊全免了,多好。就这样就把你给卖了?再说了一中比二中更好,别拿自己开玩笑,你家也不缺这俩钱。你不想我来二中吗?对啊,真算明白了……所以,我才来了……
  子撷又当上了班干部,但不是班长,而是学习委员,但对我照样是十足的班长派头,让我又联想到了当义工那阵,动是不能动的。学习的无聊、时间的难煞,上课时间竟然失眠了,这种现象是不应该有的。我甚至偷偷打电话回家跟老爸说要转回乡中学,话还没说完就被臭骂了一顿,老爸还扬言再提转学的事就打断我的狗腿。转学是无望了。从此,上课时间我重新拿起了书本,进行大量阅读成了我的爱好,连子撷那天都以为见到恐龙般打量了我半天。怎么只许你学习,我就不能?秋子,什么时候被谁点化了?你啊,你不是要攻读尼姑学院的博士后吗,我帮你一把。呵呵……过了一分钟,她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一手掀开了书的保护层,《笑傲江湖》就给暴露了。你再不好好学习我就告到老师那了。她威胁道。你又不是班长。可我是学习委员。我还是革命群众呢。最后子撷并没有到老师那告发我,倒令我变本加厉,几乎把学校图书馆里所有的武侠小说轮了个遍,老师在上面讲得面红耳赤,我也在下面精神焕发。后来连各类杂志、美女图片也往课堂上搬,忙得屁颠屁颠的。游戏是放不下了,越发狠起来,光下课时间去不爽,还常和几个要好的哥们儿连夜翻墙出去打,忘乎所以。秋子,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发现红烧茄子很好吃的!我狠狠地道。如果到了期末考试成绩不好的话,学校是要责令不学无术的人转学的。这倒遂我愿了,要不我们一起转好不好?不知是我的淫威起了作用,还是茄子的良心发现,茄子变得可爱多了,就连作业也不用我操心了。但我也不是个野心家,只抄几个应付老师而已,倒是先天聪明的我,外加看武侠训练出来的快速阅读能力,每次抄作业不忘过目一遍,顺便欣赏一下那秀气的钢笔字。到了期末竟然不亮红灯,还保持在全班中等偏下一点点的位置。
  混了一年,也在嫩男娇女们大谈所谓花季雨季中混了3年。想着准备解脱后放松一下压抑的神经,而后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建立一番伟业、迎接美好人生时:上高中、考大学,要不然打折你的狗腿,看你怎么行侠仗义。老头子比我还狠,为保住我的狗腿,只好在角落埋头苦读,子撷这回倒不显希奇,只是对我报以欣慰的微笑。
  考入市一中高中部,倒并非令我感到惊讶,但子撷也公然在市一中的录取名单中,而不是我所希望的地区高中,不能不说我是为她感到遗憾的。为此老师还数落了她一番,她却没事人一样。请问,这位子有人吗?——有人!请问这位子……有人!请……有人!……有人!这是我的位子!我抬起头,茄子。你怎么知道是我给你留的位子?秋子,这本来就是我的位子,还用你给我让?呵呵……班里,大部分是来自城市的富家子弟或独生子女,而我只是一个农村来的土垃坷。我第一次拿自己跟别人比,而子撷,一身的洒脱、漂亮、阳光,跟她在一起,第一次感到了不自然。而以前是没有过的,倒不是那帮男生们投过来的异样目光。茄子,恭喜你。什么?只经过男生宿舍一个晚上的例会,就把你评为我校的校花了。是吗,我也要跟你道喜了……女生们一致通过把你列为校级重点文物保护对象——农村来的活化石。你们女生真会损人,农民怎么了,我以后就是农民。没出息。你有出息。当然,以后我要上师大当老师,做人类的灵魂工程师。呵呵……我一反常态,变得沉默了。武侠早厌烦了,学习倒有点久违了,反而能无由的安心学习起来。
  有人频繁的给子撷写情书了。当子撷在我面前晃那一张纸时——小儿科。刚开始她原封不动的退回去,后来多了忙不过来,我就建议交给我帮退,没办法我人心太好了看不了别人为什么事在那受苦。对于这种事我是很来劲的,晚上关了灯,拿到被单里用手电慢慢欣赏,不时狂笑。
  秋子,你想考哪一所大学?一天子撷这样问我。农业大学。为什么?我是农民只会种田。又跟我打哈哈。那就华中师大吧!真的?真的!
  高三的日子是紧张的,个个都怀着一股劲,向着梦想的大学拼搏。为了这,个个废寝忘食。也许,还真是子撷点化了我,起码是她的影响,让我也知道了什么叫做努力,而更让我吃惊的是,我好像也有了所谓的目标。但,就在考前3天,班主任却把正在为实现目标而忙碌的我叫出了教室,说我妈找我。
  参加完高考,大家都在忙着填志愿。子撷这时跑来找我——这几天跑哪去了,考完试就不见人影了,考得什么样,有把握吗,填什么志愿……说话啊,你说呢?你这人,老是这样。不过,我相信你没问题——笑得比我还自信。华中师大。华中师大?又不会跑到哪个农大或师院去吧?不会。好,那说定了。看着她的背影,我心一痛。把填上了华中师大的志愿埋进了行李箱,同时也把我的心埋了进去。一个人提上行李,离开了学校。
  一年后,我一个人从南方城市的工地打工回来过年。老爸在去年高考前为我送补品时被车撞的腿,终于有了点感觉,但行走的可能几乎为零,医生说。而小妹,也跟去年的我一样为了自己的梦想而走进了高三。我,作为一个儿子、一个哥哥、一个男人,还能怎么做?总不能让年老体弱的母亲去扛水泥袋吧。
  当我再一次提上行李出门时,收到一封信,地址:华中师大——秋子:你又骗了我。你这人,老这样。现在又在哪个角落睡大觉呢?呵呵……我实现了我的梦想,不是吗,秋子?但,在人来人往的缤纷大学校园里,属于我的那个角落,却只有我一个人。秋子,我给你留了位子,但你,为什么没来……
  
    最新评分
    徐士鼙11:30:473分丁遇轴17:20:173分贡滥先01:21:183分覃缬岐09:01:293分毛嗡诔22:42:102分
    阮坚伢06:59:212分登厥拗12:35:062分钟命耧08:56:192分齐诬瘅19:52:113分阎悫鹆09:22:333分
    元焙某07:56:033分狄移伎12:25:393分平擂坐08:03:493分刀脆途15:20:193分黄两琉20:41:473分
    晋黻艳05:54:233分唐忸磴16:30:292分贡古卿20:26:043分田镁靡18:58:243分许猃庠19:16:153分
    释洪裟21:59:173分矫挺藿15:49:253分安倜镟09:07:063分彭榕差21:25:313分汤呤澌02:22:271分
    苑额圾20:13:061分窦脔硭23:35:593分容犄辱05:40:313分卢窕锑23:20:011分萧莎薪22:43:162分
    我要评分
    评分: 好评[3分] 中立[2分] 差评[1分] 您的姓名:

    Copyright © ma4r.com 200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