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骂人的话 - 爱情故事

姐,当我的新娘好不好

来源:网络 人气:25546
  一
  
  林念吟9岁的时候,罗素衣19岁。
  那时他还只是个调皮的小学二年级男生,手里总是拿把小弹弓。罗素衣看见他裤子上的泥巴,皱着眉头说:“你这小破孩儿,真脏。”
  罗素衣是林念吟的远房亲戚,来参加林念吟叔叔的婚礼。外面的鞭炮声响了,罗素衣牵着林念吟的手去看新娘子,林念吟跳起来想看热闹,却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挡住了。“姐姐抱我。”罗素衣敲敲他的头说:“小鬼头,麻烦死了。”但还是把他抱了起来。新娘子非常漂亮。林念吟嚷起来:“我也要新娘子,我也要!”
  大家轰地笑了,新娘子也笑了。“这小孩儿,什么都想要!”罗素衣连忙掏出糖来哄他,花花绿绿的糖纸非常耀眼。林念吟笑了,露出嘴里的牙窟窿,罗素衣笑话他:“牙还没长全就要新娘子,羞,羞!”
  林念吟拉住罗素衣:“姐姐,长大了你当我的新娘子好不好?”罗素衣笑哈哈弹了一下他的小脑壳。
  林念吟忽然说:“姐姐你笑什么呀?你真的要做我的新娘子呀?”
  罗素衣笑着,把林念吟手里的糖纸一张张叠好:“记住了,把这些漂亮的糖纸攒好,什么时候够了一万张,就来娶姐姐吧。”其实罗素衣只是不想林念吟把那些糖纸扔得到处都是,但林念吟却很认真地说:“好的,姐姐。”
  那只是罗素衣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6年后,当她接到一封中学生来信时,已记不得他是谁了。
  
  二
  
  信,当然是林念吟写的。此时的他已经是一个15岁的少年,变了声,喉结突了出来,嘴唇上也有了细细的茸毛。15岁的少年,有了青涩的心事。他偶尔会想起那个抱着他看新娘子的女孩儿,她身上散发着一股奇异的香味,他喜欢闻这种味道,此时想起来却脸红心跳。他写了一封信过去,是想问她好不好。因为听母亲说她的男朋友去了法国,两人相恋多年终于还是分手。想必她是难过的,只是,她还记得他吗?
  很快,她给他回了信,她说:“小弟,没想到你还记得你姐姐,谢谢你的关心。对了,你的糖纸还在收集吗?现在有很多人收集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收集糖纸的好像不多,你好好留着吧,弄不好将来会有用的。”
  林念吟心动了,他想起罗素衣说过的话:“什么时候够了一万张,就来娶姐姐吧。”从那次起,他开始四处收集糖纸。高中三年,林念吟一直和罗素衣通信,告诉她自己的学习情况,但从没说起过收集糖纸的事。直到某一天,林念吟收到一封罗素衣的信,信中她说:“小弟,姐姐终于要结婚了,他也是一个记者,我们很爱很爱,马上要去欧洲度蜜月。结了婚给你的信也许会少一些,但姐姐永远惦记你。”
  林念吟的心一点点沉下去,呆呆地坐在校外的池塘边,看着水鸥飞起又落下,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思,没有人知道他一个人翻看那些糖纸的心情。
  几个月后,林念吟考到北大,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罗素衣:“姐,我到北大来了。”电话里罗素衣嚷着:“小破孩儿,真有你的。”那时,罗素衣28岁,新婚三个月,有新郎宠爱着。只是她从不知道,还有一个少年的相思。
  
  三
  
  当英俊挺拔的林念吟站到罗素衣面前时,她简直都认不出来了,罗素衣笑了:“小破孩儿,长这么高了。”
  他终于鼓起勇气说:“姐,我不是小孩子,我是男人了。”
  她笑了起来:“哟,还男人男人的。走,姐带你上东四吃好吃的去。”像小时候一样,她仍拉住他的手,但这次,他反握了她的手。
  那天他们喝了一点儿酒,微醉中,罗素衣谈起了这些年的生活,也说起了自己的婚姻。新婚才三个月,丈夫就被派到英国去了,留下她一个人。言谈间,眼神有一丝落寞,沉默片刻,她笑嘻嘻地说:“你来啦,姐以后就不会寂寞了,周末来姐姐家吃饭,我给你做红烧排骨。”
  周末的时候,他坐地铁穿过大半个城区来罗素衣家。饭桌上,她开着玩笑,爽朗大方:“小弟这么帅,肯定有女生追你,老姐教你几条妙计,对女生要欲擒故纵……”她一边说,一边不停地往他碗里夹菜。他低着头默默吃,不敢看她的眼睛,生怕眼神泄露了心中的秘密。
  就这样过了三年。林念吟大四的时候,他们一起去了一趟香山。此时,她已经是31岁的女人了,追不上林念吟飞一般的脚步。她喘着气,在台阶上坐了下来,自嘲道:“念吟啊,姐姐真的老了。”他也坐下来,认真地说:“姐姐不老,姐在我心中永远是年轻而美丽的。”她夸他会说话,掏出纸巾给他擦汗,依然拿他当小孩子。他红了脸,说:“姐,我自己来。”
  那天他们一直爬到鬼见愁。秋天的北京美丽妖娆,罗素衣的长发飘起来,脸上飞起红晕。林念吟觉得这景致就像此时的罗素衣,31岁,正是女人最美丽的时刻。林念吟说:“姐,你还记得那些糖纸吗?我快攒够一万张了。”
  罗素衣呆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小傻瓜,还真想娶姐姐呀?可惜姐姐已经嫁人了,而且是半老徐娘了。我听你们宿舍的人说,你是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呢,不要太骄傲啊。”他的心沉下去……
  回去的车上,罗素衣疲惫地睡着了,香山一点点远去,渐渐地,罗素衣的身体一点点靠在他的肩上,他不由自主地伸过手揽住了她的细腰。这是他们的身体第一次如此亲密地接触,他紧张得轻微颤抖起来。就这样,他抱着她,虽然她把他的胳膊压麻了,但他一直坚持着,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嗅着她长发里洗发水的清香。那一刻,他忽然想流泪。
  却没有料到,半年之后,就在他即将毕业的时候,罗素衣离婚了。他去看她,见她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屋里,他递上纸巾,又递上自己的肩膀。这次,她靠在他肩膀上哭了起来。
  良久,罗素衣抬起头,幽幽地说:“你不知道姐姐的苦。”
  “我知道,”他说,“我从来都知道。姐,我的糖纸有一万张了。”她站起来,背过身去说:“你还是个小孩子,不懂什么的。”
  他忽然狂躁起来,攥住她的双手,疯狂地嚷道:“不要再说我是小孩子了!我不要你永远把我挡在外面!我喜欢你,从我9岁起,从我19岁再一次见到你,为什么你不相信我!年龄不是问题,爱情只是一个人到达另一个人的灵魂,我有这种感觉!”
  罗素衣倒了一杯冰水给他,缓缓地说:“念吟,姐姐已经32岁了,32岁的女人,不是小女孩儿,她知道自己应该要什么。小弟,姐累了,你回学校准备论文吧。”
  他忘记自己是如何回的学校,一夜没睡的他,第二天又坐地铁来到罗素衣那里,却发现门锁上了,门上留了纸条给他:小弟,我离开这个城市了,不要找我,我不想耽误你的青春。
  他颓然跌坐在地上,喃喃道:“我知道你喜欢我,我知道你喜欢我……”
  毕业后,他放弃了去美国的机会,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找她。每到一处,他都会去电台请主持人讲这一万张糖纸的故事,找一个叫罗素衣的女子。
  两年后,他来到杭州,这里是罗素衣的老家。电台里播放着他的故事,讲到最后,主持人的声音哽咽,说:“或许我们早已对爱情不再发烧了,因为我们的温度总是36.5度,但有一个男孩儿,他的爱情热度始终保持在38.5度,林念吟的热情,让我们深深地嫉妒……”
  林念吟坚信罗素衣总有一天会听到自己的爱情宣言,他决不会放弃。
  门铃响起来,他以为是收水电费的。打开门,却看见外面站着一个美丽的女子。林念吟怔住了,一下子泪流满面,嗫嚅着:“姐……”张开双臂拥抱过去。 飞 燕/荐
    最新评分
    蔡锰县01:00:562分田早葜22:14:233分程窈瓷16:31:311分剪踉伛05:48:462分刀长徇05:15:252分
    樊触配17:34:072分麦堕纶00:08:393分言沂戌06:30:553分瞿槁舞20:22:573分徐旃嗦07:53:353分
    庾笾邕07:30:433分冯纾锶05:07:323分乞幞铛06:52:392分秦僻狃13:31:453分秦屏挠08:17:323分
    楚刊跬14:44:242分毛坎摞19:53:032分房啮诸22:36:492分连像锣19:49:032分邵疙巢07:49:003分
    洪疲给16:57:293分热障控16:59:003分邓俺趼08:56:153分马辔浓00:12:462分项王汹08:32:131分
    叶嗉巽05:40:512分冯弹胞11:05:043分任搽圩02:49:413分龚昊芫09:09:053分彭祢硷03:36:393分
    我要评分
    评分: 好评[3分] 中立[2分] 差评[1分] 您的姓名:

    Copyright © ma4r.com 200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