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骂人的话 - 爱情故事

咖啡是锦上的花,你是我雪里的炭

来源:网络 人气:6342

  牵牵扯扯之间,虽然不是一粥一饭,竟然也有些天长地久的味道。
  
  是谁的手令一颗心这样灰
  1月的上午,苏明蓝走在上海的第一场雪里,漫天的细碎散落下来,停在睫毛上,像最冰凉的梦境。她带着一丝恍惚的微笑,推开waiting bar的旋转木门。
  11点本不是高峰时段,最多应该只有三两个客人。今天有点反常的是,窗边的那一桌,所有的服务生都围在那里。
  Lisa过来同她说,那客人不知道什么来路,咖啡由伯爵、美式、蓝山、爱尔兰、卡布奇诺一径点下去,足足点了30杯,此刻他已经喝下了第27杯。苏明蓝走过去驻足观察,是很年轻的男生,年纪不会超过25岁,穿普通的宽格子衬衫,小眼睛单眼皮,表情诚恳。他捧着一杯摩卡笑嘻嘻地问,听说喝咖啡喝到一百杯会中毒,你说是真的吗?
  苏明蓝转身回到柜台,先打了120,再倒了一大杯柠檬水示意Lisa端给客人。急救车来的时候,他怎么也不肯上车,一个劲地说,我喝的是咖啡,又不是酒。苏明蓝拍拍他的手说,别害怕,只是例行检查。
  到了医院送急救室,灌肠洗胃好一番折腾,又打了镇静剂让他好好休息。医生说已经出现心脏衰竭的前兆了,还好送得及时。没有办法帮他联系朋友,苏明蓝便帮他付了医疗费用和住院押金,临走的时候最后看了一眼熟睡的男孩子,清瘦的脸埋在雪白的棉被里,下巴上一圈淡淡青,睫毛格外长。第二天咖啡馆里其他服务员换班去探视的时候,发现他已经自行出院走了。
  
  谁的终点谁的起点
  有阳光的午后,苏明蓝喜欢整理书架上的书,将之重新编号。全部弄好之后她满意地拍拍手,再一回头就看见上次企图在她店里自杀的男生,正讪讪地立在那里。
  苏明蓝微笑地问他,又来光顾么?男生连连摆手说,不不不,我是来还钱的。苏明蓝说,住院费单据早就扔了,不记得数额。男生说,那么,咖啡的钱,总归要付的。Lisa在一边算了账,一共是3000元不到的样子。
  男生擦了擦满额的汗说,还在念研究生,钱不够。能不能就在这里打工,用薪水来还?
  苏明蓝开玩笑说,你来做咖啡,我怕你会偷喝呢。男生一脸愁苦地说,现在看到咖啡就两脚发软,哪里还敢偷喝。你请我,最放心不过了。
  苏明蓝大笑,让Lisa找了闲置的工作服出来给他。找来一张贴纸暂替铭牌,问他英文名字是什么,他说,我从来不用英文名。苏明蓝想了一想,还是给他写了yang这个简单的名字贴在他胸前。他呵呵笑,欣然接受。
  
  全世界的时间都停了
  周耀扬从最简单的打扫、清洁做起,然后是点餐上餐,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基本的店面业务已经熟悉了。早班的客人比较少,他就一直坐在苏明蓝身边看她调咖啡。阳光正好的时候,她会细细讲与周耀扬听各种咖啡的特色,卡布奇诺最令人留恋的是细致温暖的牛奶泡沫,而拿铁则是纯粹牛奶与咖啡的游戏,随心添加随意变幻……
  其实世间不会有完全相同的两杯咖啡,就像不会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一样。一切在于咖啡师的心情。他想甜,你便堕入蜜糖里;他想苦,你便跌入浓黑一片苦涩,还不得反抗不得超生。不过这世上绝大多数的咖啡都是先苦后甜的,像是劫后余生,浓浓烈烈地演一场欢喜。
  周耀扬很用心地听,做详尽的笔记,并且勤于练习。苏明蓝喜欢看他小心翼翼对待咖啡的样子,那么珍视那么诚恳,无端地让人觉得放心。
  她也看到,时光治愈心情,香气疗好心痛,那清秀男生沉默的时间越来越少,终于可以自如地行走,招呼,放声大笑。只是短短时间过去,客人已经会指明说,要yang上次调的那种。苏明蓝大乐,这下她可以轻松不少了,安心地看书,或是磨咖啡豆。
  很多个早上,店里只有周耀扬和苏明蓝两个人,周耀扬负责招呼客人,算账收钱;苏明蓝则躲在一边阳光照得进来的一角,细细研磨咖啡豆,将半室浓香赠送客人。那些片刻里,好像全世界的时间都停了,钟摆不再摇动,而空气都变成了果冻,软沓沓却是甜的。
  经她手磨制出的新鲜咖啡粉,被周耀扬拿去调给了客人。两人分工合作,成绩良好。每一杯咖啡,自她手始,于他手终,牵牵扯扯之间,虽然不是一粥一饭,竟然也有些天长地久的味道。
  
  在原地忘掉他时光亦能盛放繁花
  暑天的时候,人容易困且乏。有一天临近月底,她算着当月的账,眼见着昏昏欲睡。周耀扬端了一杯卡布奇诺过来说,来,提提神。Waiting Bar的众人都知道老板娘只负责调制咖啡,自己却一滴都不沾。苏明蓝笑笑说,我怕苦,不喝的。周耀扬再推一推碟子,坚持地说,你尝尝看。原来,他放了超剂量的奶沫和牛奶,糖也是双倍的,甜蜜从那些个点滴的苦涩里逃脱,犹如一场重生,苦难都退却再退却,只留了一抹恍惚的影子。
  她笑一笑,一口气喝掉半杯,敲敲杯子同他说,好小子,出师了啊。周耀扬摸摸头笑笑,继续去忙。
  以后的每个下午,她都能喝到他亲手调的咖啡。有时候是康宝蓝,雪白的鲜奶油轻轻漂浮在深沉的咖啡上,像是盛放于天山之顶的雪莲花;有时候是焦糖玛琪朵,轻盈的奶沫下面是浓咖啡,一派歌舞升平的味道。渐渐地像是上了瘾,周耀扬不当班的日子她便有些怅然若失。当年她也是因为顾知非喜欢喝咖啡,才决意去学做咖啡的。365般武艺使下来,他依然选择了另外的怀抱。她带着一腔冷了的血,开了这家店,由那些沸腾饮品的暖,将血液里的坚冰融化。
  而这些日子以来,她渐渐有些依赖有人为她泡制咖啡的感觉,好像演一出戏,只给她一个人看,而她躲在团扇背后,什么都不必做,只需微笑就好。生活上也渐渐习惯了有那样一双手的妥帖照顾,去买书的路上由他帮着抱那些最重的大部头,偶尔两人欢欢喜喜地去文庙淘些二手书碟,周耀扬全数大包大揽……
  左右不过是些温暖的小细节,却像是一滴墨水沾染上了雪白的台布,那一圈印子眼见着有越洇越大的趋势。苏明蓝心下惶恐,早上洗脸的时候用力拍自己的脸颊说,老女人怎可贪恋这些小温暖,速速醒来是真。
  哪有天遂人愿的道理,总是就这样一边挣扎一边退却,也总这样一边清醒一边沉沦。
  
  年轻总是拥有那么多机会
  有天周耀扬来上班,明显地心不在焉,奶沫打得乱七八糟,鲜奶的分量也不对,客人们此起彼伏地叫他,yang,怎么回事,又见他匆忙红着脸去补救。
  苏明蓝趁午饭间隙,把周耀扬叫到角落里,细声问他原由。他的眼圈,迅速地红了。有些哽咽地说,她明明不要我了,怎么现在又回头来找我。苏明蓝略凛了一凛,拍拍他的头说,跟随你的心去做决定,要想清楚。然后眼见着那傻孩子呆坐了一下午,零钱找错好几次。苏明蓝叹口气,过去同他说,今天放你假,早点回学校。问题趁早解决比较好,不要净顾着面子或是尊严,那些不值钱的。周耀扬愣了一愣,火速地换下制服便回去了。
  隔了几天再来上班,便是一阵神清气爽的模样,做咖啡的时候吹着口哨,不是loving you便是kiss me这样的甜蜜小调,眼见着脱胎换骨。
  苏明蓝唤他过来说,开学了,功课不紧吗?周耀扬答,有些辛苦,却还是应付得来。苏明蓝说,你欠我的钱,早就在薪水里还清了。如果你兼顾不了这边,现在就可以跟我说了。我找人手来替你。
  周耀扬,这小眼睛的善感孩子,眨眨眼睛说,可是我舍不得。苏明蓝板着脸作长辈状同他说,舍不得也要舍,功课到底重要些。
  
  就让我一个人在咖啡的泡沫里变老吧
  吃完他的LAST DAY那餐饭,苏明蓝心里有些空空落落。周耀扬拿着一杯冰淇淋咖啡过来说,师傅,这是我给你做的最后一杯咖啡了。以后我会常回来看你的。
  苏明蓝一径微笑,眼睁睁看着冰淇淋融在咖啡里,像冰山塌了下去一样。她知道他不会再回来,外面世界多么好,迅疾、有力、激情四射,谁会回来这时光走得格外缓慢类同自杀的地方。咖啡对于人生而言,终究只是锦上的花,而不是雪里的炭;又或者是累极倦极的时候那一只搭救的天梯,换取短暂飞翔的快乐。那之后,尘归尘,土归土,一切回到正路。Waiting Bar从来都只是她一个人的失乐园,周耀扬只是个偶尔闯入的迷路者,歇好脚之后重新上路而已,如此简单。
  她收好了他留下的铭牌,yang这四个字母,方方正正的。那边医生已经几乎要暴跳如雷,苏明蓝你不要命了么?再喝咖啡,以后就不必来见我了。
  她知道自己心脏的问题,知道它负荷不了这么神经质的饮品,却还是在这个夏天里,允许自己放纵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杯咖啡,换一点短暂的甜,和一场略显漫长的心悸。140的心率,潮热,汗出,气急,不过也就像是一场酷夏的伤寒而已。说她勇敢也好,自虐也好,总之一切,都过去了。
  秋天已经来了,冬天也要来了,正适合静养。对于28岁的女人来说,她知道一切都会过去,一切终将过去。就像一杯咖啡喝完以后,那些留在杯底的深色印迹会被清水洗掉;那些眼神的交错,那些心领和神会,那些温暖的微笑,都将封存进时光里,只剩得下一些略微的痕迹。留待他年他月,一个更苍老的自己,悉心检视。
    最新评分
    古效胀12:25:453分田松巴19:45:353分游颍藕05:19:593分硕困箨01:23:123分谭峄盱05:15:433分
    秦亵挽09:56:213分窦荡聆17:44:473分徐蔫丶00:35:113分段觌哧18:13:041分孟霎鞭13:31:253分
    楚情隗22:47:113分夏仅气14:13:013分力戳钶05:29:591分葛噻冻00:14:073分彭蓥肝16:31:582分
    周曩崔03:58:443分叶喧诡15:17:413分于裣茈14:34:472分楚吒窕02:30:023分沈帖睽23:17:161分
    蓝泅块04:11:112分职柽涞03:21:091分古贴弗17:59:433分明鸬扳22:38:553分尹钦郾10:20:492分
    尹俊企16:18:121分卢芰弹11:03:403分楚莘琼22:54:463分苏爽窝20:59:012分贺汰觅06:37:323分
    我要评分
    评分: 好评[3分] 中立[2分] 差评[1分] 您的姓名:

    Copyright © ma4r.com 200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