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骂人的话 - 爱情故事

谁出租了谁的爱情

来源:网络 人气:14102

  一

  搬家第二天,苏苏就在报上刊登招租广告:“欢迎单身白领女士合租……”白领?苏苏写下这两个字,自己都忍不住想笑。白领就是像自己这样,月薪4000大元——若是在自己家乡的小城,这个数字倒是挺吓人的,但这是北京啊,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月租金就要1500呢,只能委屈自己,与人合租了。

  第一个来看房的就是王小柔。这个女孩子跟苏苏个子差不多,身材也相仿,只是长了一张娃娃脸,很文静的样子,还略带着一丝稚气。两人一见如故,当即商议合租事宜。苏苏住朝南的房间,月负担850元;王小柔住朝北的,分摊650元。厨房、卫生间公用,水、电、暖、煤气、上网费平摊。

  王小柔当天下午就搬了过来。一个人,带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安置了半天才弄好。苏苏去帮她收拾,随口问道:“没有男友?”

  王小柔道:“刚刚分手。所以才搬出来找地方住。”

  苏苏心中一凛,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王小柔却笑道:“缘尽则散,也没什么。”

  这个女孩子,远比看上去要坚强得多。苏苏想。

  二

  王小柔的前男友原是她的同事,两人分开时,王小柔便决定辞职,换一个新环境,从头开始。她每天抱回来一堆报纸,两个人一张张翻看招聘广告,挨个儿打电话咨询,有空闲时,苏苏也陪王小柔一道去应聘。

  王小柔很快找到新的工作。两人又合资买了一台电视,常一起看言情剧。两个人一起逛街,购物,吃小吃,相互换着衣服穿,受了老板的气相互诉苦,一起骂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苏苏本来有点大大咧咧的脾气,东西到处乱扔,王小柔替她收拾了,又买了几个杂物架子,一切便都有条不紊。卫生间里的手纸没了,王小柔自会去买了补充上去。拖地板、换窗帘之类自不在话下,甚至灯泡坏了,电路不通了,这些从前很让苏苏头疼的琐事,王小柔也能三下五除二搞定。王小柔竟然还做得一手好菜,时不时下厨大显身手,苏苏大快朵颐,然后叫嚷着又要减肥了。

  两个女孩子住在一起,本来是很容易产生龌龊的。苏苏和王小柔却很快就好得如胶似漆,相见恨晚。苏苏直替王小柔前男友叫屈:这么好的一个人儿,怎么就能舍得放手呢?真是瞎了狗眼。

  合租一个月后,苏苏开始叫王小柔老婆。

  王小柔笑道:“你去做个变性手术,我便嫁你。”

  与人合租,本来只是经济所迫,不得已而为之,但时间长了,苏苏却渐渐觉得,和王小柔合租的日子,是自己近几年来过得最舒服、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三

  苏苏新交了男友,是单位里的同事,姓陈。

  陈跟她职位、薪水都差不多,也是外地人在京城,无权无势,所幸能力还算出众,在公司里人缘也好,上司赏识,看上去比较有前途,算是一只绩优股。苏苏有时也心生绮念:找个有钱有位的钻石王老五嫁了算了,自己就做全职太太,不必为一个月几千块钱抛头露面受苦受累,打落门牙往肚里咽还得强做欢颜。只是,苏苏已经过了相信童话的年龄,她很清醒地知道,现实中的灰姑娘不会有有求必应的树枝,不会有水晶鞋和老鼠拉的马车,只能靠自己披荆斩棘,用双手创造未来。而且,相比较而言,在自己身边可供挑选的人物里,陈已经是最优秀的了。

  苏苏后来想,也许自己最不应该做的,就是请陈到家里做客,使他认识了王小柔。不过后来又想,该发生的事终会发生。就是不请陈到家里做客,有缘人千里姻缘一线牵,迟早自会相识。也许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一开始就是错的,不应该是陈的恋人,而应该是陈和王小柔的红娘才对。

  王小柔那天穿着家居服,只是普通的碎花无袖连衣裙,却穿出了曼妙身材,衬得肤光晶莹。她像个周到的家庭主妇一样,下厨大显身手,很快做了一桌子拿手好菜,陈赞不绝口。饭后,苏苏和陈看电视,王小柔又泡了热茶,并奉出削过皮切成小块的水果,像在酒店里的水果拼盘一样,上面插了牙签。一切都那么细心周到,无可挑剔。陈忍不住对王小柔多看两眼,眼里满是赞赏和喜爱。

  苏苏心里“格登”了一下。

  四

  王小柔最近有点不大正常。下班回家总是很晚,在家里面对苏苏时总有些不自在,而且常常会魂不守舍,还会无缘无故地红了脸。

  苏苏是何等聪明的人物,联想到陈那天的眼光,联想到陈最近总说有事躲着她,她岂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她不说什么,一如既往地风风火火,大大咧咧。

  终于到了摊牌时候,陈约苏苏到茶馆小坐,一杯清茶喝干了又续,却仍是期期艾艾,未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苏苏本来是有点愤怒的,却忽然间心生柔情,伸手抚摸一下陈的脸颊,然后缩回去,双手互握,问:“是不是王小柔?”

  陈很有点吃惊和犹豫:“……是的。”

  “那么,祝福你。王小柔是比我更适合你。”

  陈大为感动:“苏苏,我以为你要骂我。”

  “可见你还是不了解我。”苏苏微笑,问,“那你们准备怎么办?你不也是跟人合租吗?”

  “我去找房子,王小柔会搬出来和我同住。过上一阵子,我们会结婚。”

  “现在房子不好找。这样,你们就住我这套房子,我搬出来好了。一个人找房子比较好找一些。”

  “苏苏,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不用客气,我跟你,跟王小柔都是好朋友。”

  “那么,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五

  陈走后,苏苏一下子瘫到椅子上,全身都没有了力气。

  还能怎么做,当男友移情别恋,爱上了同租的好友。除了祝福外,还能做什么?

  苏苏向来不是愿意跟人争抢的人。她相信,总有些事非人力可为,比如爱情。费尽心思争抢到手的爱情,总是有些遗憾和隐忍的。留不住时,最好是潇洒放手。

  再说,陈与王小柔也并非恶人。

  只是,她没有想到,虽然自己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到了此时,却还是这般的心痛,这般的疲惫。

  到放手时,她才发现,自己爱陈的程度,远远比从前以为的要深得多。

  六

  苏苏留意报纸,发现一则广告:“欢迎单身白领女士合租……”

  苏苏苦笑:半年前,是自己欢迎别人合租;现在,别人欢迎自己合租。

  苏苏打了招租电话,随后前去应召。

  房主敏仪,是一个和苏苏年龄相仿,身材相似的女子,在一家公司做文员,一个人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便像当初的苏苏一样,转租一间出去,做二房东。

  敏仪和苏苏商量合租事宜。敏仪住朝南的房间,月负担900元;苏苏住朝北的,分摊700元。这房子比苏苏原来的房子地段要好一点,所以贵了100。厨房和卫生间公用,水、电、暖、煤气、上网费均摊。

  苏苏当天就搬家,王小柔和陈说要帮她收拾,她拒绝了。换一个新的地方,就想重新开始,不再跟从前纠缠不休。像当初的王小柔一样,她也已经决定辞职。

  大包小包带过来,一直收拾到半夜。敏仪帮她打理,顺口问:“一个人?没有男友帮忙?”

  苏苏笑道:“刚刚分手,所以搬出来住。”

  敏仪不说话。苏苏又笑道:“有缘则聚,缘尽则散,也没什么。”

  七

  苏苏现在需要新找一份工作。敏仪便陪着她翻看报纸,打电话,有时也陪她去应聘。苏苏找到工作时,两个人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两个人混穿衣服,一起逛街,一起看碟,一起骂负心的男人和黑心的老板。

  苏苏没有跟她说过王小柔和陈,她已经决心要忘了这两个人。不是恨,只是想起来会痛。要想过得好,就得忘记。

  敏仪比苏苏更加大大咧咧,因此现在是苏苏照顾敏仪。卫生间里的手纸、香皂什么的没有了,苏苏便不声不响买来换上。偶尔下厨做菜,敏仪大快朵颐,吃完后便嚷嚷着要减肥。

  苏苏自嘲地想,当初跟王小柔合租,毕竟还是有好处的。起码厨艺提高了不少。现在,竟然可以让别人夸赞自己了。一想到王小柔,忽然又想到陈,心里某个地方便尖锐地疼了一阵子。

  敏仪新交了男朋友,是她单位的同事,姓周。她带周回来,苏苏下厨做菜,周赞不绝口。饭后,敏仪和周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苏苏给他们泡了茶,又端上早做好的水果拼盘。

  苏苏发现周有意无意地看自己,眼光里满是赞赏和喜爱。

  苏苏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又是甜蜜,又是酸楚,又是苦涩,又是愧疚。

  当初的王小柔,也曾是这般六神无主百味陈杂吧?

  该发生的终会发生。已经发生的,也终会过去。苏苏想,接下来会有什么故事呢?明日如何,且待明日再说吧。

  此刻,苏苏在厨房里刷碗,客厅里电视嘈杂,周不知说了句什么,听不清楚,却听到敏仪娇嗔清脆的笑声。


 

    最新评分
    登亭付10:08:553分杜蕈昌20:23:003分郭浴啪11:15:563分怕遏菌06:56:313分翟串头05:47:111分
    邓葡死06:15:233分毛沩俱05:38:472分言凇俜19:45:122分贾薁囗18:01:113分霍撙憝04:35:312分
    秦矫午02:57:033分狄佯撺22:04:353分讥啭惨07:40:033分苑腺婕20:06:373分史垸兰13:46:273分
    窦吁埕13:56:373分成球恍20:56:312分赫豪钟15:13:032分魏菭镐22:29:043分汤蛛嗍14:53:373分
    单铰槽22:11:512分计淀苷14:20:393分瞿饶筹12:30:553分姜挝秧23:46:213分富锌沧16:27:513分
    陈茨吕23:20:473分汤粪潴07:30:013分苏疝椋08:20:412分汪缵玳19:13:103分杨霓燕20:49:412分
    我要评分
    评分: 好评[3分] 中立[2分] 差评[1分] 您的姓名:

    Copyright © ma4r.com 200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